华裔企业家竞选美国总统 “出线”可能性有多大

来源:新京报    2019-03-21    人气:138

近日,不少媒体纷纷报道,美籍华裔企业家杨安泽(Andrew Yang)“宣布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”,甚至有人称之为“首位竞逐美国总统的华人”。

一、并非首位参选者,开始准备有时日

其实杨安泽远非首位争取美国总统大选党内候选人提名资格的华裔:早在1964年,祖籍广东香山县(今珠海市)、出生在夏威夷的华裔美国人邝友良,就曾以共和党人身份作此尝试,成为美国华裔挑战总统宝座第一人。

4年后他再作冯妇,可惜这两次都卡在党内初选阶段,不过他曾在夏威夷、阿拉斯加两个州内初选中胜出,也算令人刮目相看。

杨安泽本人也并不是“最近”才表示参选:他向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(FEC)提交总统候选人提名申请的日期,是2017年11月6日,也就是一年多前。

所谓“最近”,是指他在北美时间2019年3月11日通过社交媒体宣布,已从至少20个州的65000名捐赠者手中募集到政治捐款,从而满足了参加民主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第一轮辩论的资格要求,这是一周多前刚发生的事。

杨安泽祖籍中国台湾,1975年出生于美国纽约州,哥伦比亚法学院博士出身,毕业后放弃专业投入“创新产业”,从考试培训出道,进而在2011年创办了后来为他捞到第一桶金的风投机构Venture for America。

2012年,他被时任总统奥巴马授予“变革冠军”称号,这是个由奥巴马本人设立、专门鼓励在社区中产生突出影响、对社区其他成员提供激励和帮助者的奖项。

不过这个奖每周都产生一个,因此“含金量”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高。

2017年3月,杨安泽辞去Venture for America的CEO职位,当时就有传闻称他“有意从政”,果然不久后,便传出他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的消息。

二、美国虽是移民国,亚裔从政却步履维艰

虽然是一个年轻的、由移民和移民后裔组成的国家,但美国却是个强调“融入主流社会”的“熔炉文化”国家。它对跟其“主流文化”反差强烈的其他族裔及其文化的“兼容性”,在几个移民国家中是比较差的,而政治生活恰是“重灾区”。

在美国历史上迄今当选联邦参议员的华裔仅一位,就是前面提到的邝友良:他1958年当选夏威夷州共和党参议员,连任至1977年卸任。

第一位当选联邦众议员的华裔是出生于中国台湾新竹的吴振伟,他1998年在俄勒冈州当选(民主党),2011年卸任。

第二位也即第一位华裔女性众议员是赵美心,她2008年在加州当选(民主党),至今在任。

在联邦政府担任过部长的华裔迄今仅赵小兰(出生于中国台北,2001年出任联邦劳工部长)和骆家辉二人。

赵小兰2017年出任联邦运输部长,这几天因为“给波音737MAX站台”而名噪一时。

骆家辉无需多介绍,这位曾出任驻华大使并引发无数新闻热点的名人,同时是美国迄今唯一一位华裔州长(1997-2005年任华盛顿州长)和唯一一位美国驻外特命全权大使。

市镇一级曾出任过市长的华裔较多,最早的一位是1983年出任加州小城喜瑞都市长的黄锦波,他因曾多次亮相内地电视台并在1984年成为首位华裔奥运火炬手而名噪一时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迄今在全美当选、就任过市长的华裔,有近百位之多。

不过美国的“市”建制一般较小,大多数“市”比中国国内一个街道办事处大不了多少,“市长”的影响力非常有限。

而曾担任过大城市市长的华裔,则仅关丽珍(2011-2015,加州奥克兰市长)、李孟贤(2011-2017,加州旧金山市长)等寥寥数人。

三、“自由红利”不讨巧,族裔支持不牢靠

由于现任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过于“另类”,有意在2020年“搏一把”的民主党人为数不少。

据多家美国媒体统计,截至当地时间3月14日,至少已有16位民主党人宣布竞争党内总统候选人提名。

接连两位当选总统都是“出于意外”(奥巴马是首位非洲裔总统和“零售总统”,特朗普则是“首位非正统政治家总统”),而此前被广泛看好、中规中矩的大热门和传统上被认为“最讨巧”的中间派路线则备受冷落。

这一切都促使这些候选人中的新晋者争先恐后“剑走偏锋”,提出一个又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“火爆纲领”,如沃伦的“拆分托拉斯”和“富人税”,加斯洛的“给予非洲裔国家补偿”,布蒂吉格的“把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数增加到15人”等。

与之相比,杨安泽的竞选纲领“人性第一”和“自由红利”并不算太过出格。

“人性第一”援引马丁·福特等未来学派学者论点,希望“自动化和机器人普及的步伐慢一点,等一等美国就业者”。

而“自由红利”则提出不论工作与否,政府发给每个美国公民1000美元“保底月薪”,这两项“高见”都分别有至少1名其他候选人同伴用其他方式提出过。

但美国是个注重竞争和机遇的社会,认为“福利越高社会效率越低、容易奖懒罚勤”者大有人在,正因如此奥巴马的“全民医保”才虎头蛇尾,不了了之。

美国也一直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实行福利式全民医保的工业化国家。可想而知,在这样一个社会里,俗称“全民派糖”的“保底月薪”会收到怎样的反响。

杨安泽本人是做“无烟产业”起家的,却呼吁“去自动化”,这不仅会得罪美国实力雄厚的大财团和经济上最活跃的创新阶层,也未必能讨“铁锈带”(泛指工业衰退的地区)选民的巧。

不仅如此,美国负债率之高已到了吓人的地步,“人人派糖”这笔钱从哪儿来?加税还是加债?

华裔在美国人口中占比仅1.2%,且大分散、小聚居,即便华裔选票集中于一人,也很难确保此人在每个州脱颖而出,而这是获得党内提名乃至总统大选胜利的必要条件。

更要命的是,美国华裔并非铁板一块,而是因种种原因在许多问题上立场分歧乃至对立。在社交媒体上宣称华裔支持自己的杨安泽,恐怕自己也清楚,这个“支持”并不牢靠。

迄今对杨安泽参选密集关注的主要是亚洲的传媒和社交平台,而美国主流媒体则很少提及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奥洛克参选时遍点民主党已报名参选者,称杨安泽出线“微乎其微”。这已算给面子的了,因为其他主流媒体,如CNBC、《华盛顿邮报》和《商业内幕》甚至连他的大名都给漏报了……

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公众号:你好留学
全国咨询热线:
010-66418886 ( 周末无休 )
18:00以后请拨打:13488794115
  • 电话:(010)-66418886(周一至周日早9:00 - 晚18:30)
  • 18:00以后请拨打:13488794115
  • 地址: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甲127号大成大厦1607C室
  • 邮编:100031
  • 京ICP备10021396号-3
  •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340-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