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前招生官眼中,美国精英大学里的招生“乱象”!

来源:微信公众号:美国留学中心    2019-06-12    人气:293

导语

我曾经在一所精英文理学院担任过本科招生主任,那起震惊全美的大学招生丑闻被曝光后,周围的人都想从我嘴里知道些内幕,关于富人、名人、贿赂、平权行动…

尤其喜欢肥皂剧般的情节,但没有人问,为什么在招生过程中会出现这样的情形,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价值观?我希望大家知道招生官这份工作的真实感受。

普林斯顿大学,建于 1746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5.8%。

01

富人的博弈游戏很常见

你们知道吗?富人拥有最好的平权机制。比如,“early decision”,比常规录取要早几个月,大学很享受“早期决定”带来的好处,既能保证学生较好的水平,又能保持较高的入学率,但也使常规录取更变幻莫测。我不喜欢“早期决定”,相信大多数学生也不喜欢,原本可以有条不紊的做准备,现在却有种 deadline 提前的紧迫感。

能拿到早期决定的申请人往往配有私人辅导,他们大都来自富裕家庭,能负担起暑假学习大学先修课、前往各地做课外活动、能巧妙包装个人履历,他们在大学申请中处于领先地位,更不用为未来的学费生活费担心。在申请材料上,他们似乎已经为精英大学严格的课程做好了准备。

哈佛大学,建于 1636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4.5%。

02

标准化考试比字面上更重要

应该如何定义一位申请人的价值?申请人与大学之间是否有一种神奇的化学反应?学生应该表达在大学里的理想吗?招生官应该更重视自我激励、独立思考、创造力吗?应该看重学生的社区服务吗?

从理论上讲,招生官会重视所有因素。在实际中,考试成绩、班级排名非常重要,但大家表现的好像都不在乎。无论多么高尚的精英大学,在这个以市场驱动的社会中,有时候理想反而不得不处于次要地位。如果同一所大学 60% 的申请人在高中排名前10%,那你也要与之相匹配。我们知道家庭收入和教育水平可以影响 SAT 分数,但又不能证明 SAT 1440分比 1250分的人更有价值更优秀。

我当招生官的最后一年,有一件事很心碎。一位申请人有深度、谦逊、幽默、干劲、成熟,但其父母学历不高,家庭条件不好,她的课外活动、Essay 我很喜欢,但她的分数比学校的中位数低 70 分。

我从没有如此拼命地想让一个学生入学,她是那种需要大学高等教育改变人生,并能为社会、学术做出贡献的人。然后由于分数受限,在招生委员会会议上,反对票以 5:4 获胜。正如这句话所说“分数高的学生不一定被录,但分数低的一定被拒”。

哥伦比亚大学,建于 1754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5.1%。

03

有时候学校录取有性别差异

我当时任职的学校与许多精英文科院校类似,录取池里合格的女性比男性多得多,而学校为了在学生群体中实现平等,文化多元,男女比例也尽量保持50/50的平衡,导致一些合格女性被拒之门外。培训机构 Applerouth 曾对比美国部分大学的男女生录取比例,一些理工科院校,如:加州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,女生的录取比例高。而在一些文理学院中,男生录取率却要高于女生,例如:戴维森学院贝茨学院

另外,男性比女性更有优势还有另一个原因:体育运动。为什么精英文科学校一定要有强大的体育项目,没人能给出一个确切能说服大家的答案。有人声称赢得比赛能提高学生的士气,有人认为运动员毕业后能够在市场上获得更大的利润,未来将有可能给学校捐款…最可笑的是,它只偏袒白人男性,而那些拥有同样资历的女运动员仍然遵循传统的方式,黑人男性运动员则是以提倡校园多样性为由。

这让我很愤怒,家庭富裕、父母受过教育,但学习不合格的白人男性,仅仅因为体育天赋就能进入精英学校,好似大学只要录取了这些学生,他们就能为学校运动队做出贡献并创造收益一样。

杜克大学,建于 1838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7%。

04

不要盲目相信大学排名

美国高等教育的竞争非常激烈,又极具市场化。大学竭尽全力的从各个方面提升排名,但并不是所有方向都是有益于学生的。家长和学生都应该有自己的判断,然后根据自身情况决定:我的优势和兴趣是什么?什么样的环境最适合我?在大学里我最需要的是什么?

斯坦福大学社会学家 Michell Stevens 曾表示,USNews 排名已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治理模式。USNews 既非联邦或州政府,也不是官方监管机构,亦无政府部门的背书。但它事实上已经成为这个国家高等教育的监管机构,因为学校本质上依靠 USNews 来了解自身相对其他机构的地位,而家庭基本上已将 USNews 排名作为高等教育市场的指南。

很多大学会为了排名“不择手段”,像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曾被曝,谎报其录取学生的考试成绩、毕业率、新生保有率、师生比、录取率以及校友馈赠等多个指标;贝勒大学曾出资让已经被录取的学生重考SAT,然后把新考出来的高分成绩提交给 USNews;还有学校在提交年度排名数据之后再将一些低分的学生录取,以避免他们的低分影响自己的排名。

奉劝大家,进入合适的大学比单纯进入排名高的学校重要得多,明确自己的兴趣所在、你最想花时间的地方、学校校风、自己专业领域的教授。多花点时间确定你想从一所大学得到什么,并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步一步走。

布朗大学,建于 1764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6.6%。

05

上大学并不能定义你的未来

我的同事每次都告诉来访的家长与学生,许多被拒的申请人与被录的申请人一样,都是非常优秀的。我从未忘记一位母亲分享的故事,她女儿由于被大学拒绝非常难过,难以开解,最后女儿选择了自杀,这让我触动很大。

对于弱势群体来说,精英大学可能是他们的敲门砖。进入一所精英大学后,我们可以有自己的人脉网,其中可能会有医生、律师、拥有多个高级学位的人等。这也正是平权法案想要改变的,使教育成为真正向上流动的手段,教育应该是公平的,但目前可能与我们的教育理想情况还有一定距离。

我还是想说,大学的录取并不能反映你作为一个学生的价值,更不能反映你作为一个人的价值。到了研究生阶段,你会发现有才华的人不一定踏进精英学院的,就像 GUCCI 的腰带或 CHANEL 的钱包不会直接让你变得时尚一样,学校的品牌并不能代表你的能力。

耶鲁大学,建于 1701,

2019年秋季学期录取率 5.91%。

06

招生官是吃力不讨好的工作

招生官这份工作看似很高尚,因为我们似乎选择了未来的社会差异制造者。但我发现,其实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一过程——甚至是招生官本人,我们的目标是评估每个学生的个人情况,听起来很含糊。少数的招生工作人员却面对数以万计的申请者,你很容易在长时间连续的工作中迷失方向。

招生的“理想主义目标”与学校保持排名的“实际目标”相结合过程,就像是推石头的西西弗斯一样永不休止。把不同高中的优势、学生的成就、智力与好奇心、领导素质、性格等联系起来,跨越不同地区和经济背景分析学生的考试成绩。

大家将改变社会不平等的希望寄于教育系统,寄于大学招生官身上,我总担心自己的工作其实在扩大贫富差距,所以发表过很多批判精英大学招生的文章。当招生丑闻爆发后,我最感到欣慰的是,这不再是我的问题了,整个社会都关注到这个问题,未来的精英大学招生过程会有什么改变呢?我期待着。

公众号:你好留学
全国咨询热线:
010-66418886 ( 周末无休 )
18:00以后请拨打:13488794115
  • 电话:(010)-66418886(周一至周日早9:00 - 晚18:30)
  • 18:00以后请拨打:13488794115
  • 地址:北京市宣武门西大街甲127号大成大厦1607C室
  • 邮编:100031
  • 京ICP备10021396号-3
  •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340-2号